——三亞以黨建引領“候鳥”參與城市微治理,助推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紀實"> ——三亞以黨建引領“候鳥”參與城市微治理,助推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紀實"> 王中王看图猜特肖
返回聯盟首頁|共産黨員網
首頁>人才工作>人才簡訊

過冬“候鳥”成為城市“供暖者”
——三亞以黨建引領“候鳥”參與城市微治理,助推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紀實

【字體: 打印
2018-05-12 09:38


2018510日,上海《組織人事報》第12版整版報道了三亞以黨建引領“候鳥”參與城市微治理,助推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工作情況。現将文章轉載,以飨讀者。



“不似天涯,卷起楊花似雪花”“五峰如指翠相連,撐起炎荒半壁天。夜盥銀河摘星鬥,朝探碧落弄雲煙”“綠衣歌舞不動塵,海仙騎魚波袅袅”。今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引用了三段詩詞描述海南生态環境之美。海南擁有全國最好的生态環境,讓“候鳥”成為了海南獨特的社會現象。近年來,如何發揮黨建對“候鳥”的引領凝聚作用,海南三亞探索出了黨建引領“候鳥”參與城市基層社會治理、參與海南改革創新各項事業的經驗做法。


堅持黨建引領城市基層社會治理,增強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力,讓“候鳥”在感受到三亞城市“溫度”的同時,更成為城市的“供暖者”

天涯區金雞嶺路社區是三亞早些年就已形成的一個“候鳥”較集中社區。提起三亞氣候環境,“候鳥”老人們贊不絕口。其中,個别患有慢性病的老人在這裡待久了身體狀況也有了好轉。當三亞給“候鳥”老人們帶來“溫度”的同時,也讓越來越多“候鳥”深度融入了三亞生活。來自哈爾濱的劉俊梅阿姨就是其中之一,作為三亞老年人協會金雞嶺分會副會長,她已成為社區合唱、舞蹈以及志願者活動骨幹,實現了從“候鳥”向“土著”的“華麗轉身”。

2017511日,金雞嶺路社區率先在天涯區成立首個社區“候鳥”黨支部。支部書記鐘能幹談起成立初衷時說,“候鳥”黨員每年“遷徙”的特點,使他們沒法把黨組織關系完全轉過來,但每年在海南半年,使他們也越發深度融入社區生活。當時我們就考慮,要把“候鳥”更好團結聯系起來,根本和關鍵還是要發揮黨的組織力量。這個想法跟個别活躍的“候鳥”黨員一拍即合。經區委組織部同意後,通過摸底社區裡的“候鳥”黨員,發現其中一些是教授、醫生、記者等高級知識分子。結合“候鳥”黨員多是退休黨員的特點,我們通過與社區老幹部黨支部聯建,成立了金雞嶺路社區“候鳥”黨支部。現在支部有7名黨員骨幹,平均年齡71歲,最大的85歲,最小的64歲,其中3個已經是常住三亞。

通過發揮黨組織在“候鳥”黨員中的戰鬥堡壘作用,輻射帶動了一大批“候鳥”。他們在感受三亞氣候生态的同時,也在為這裡發光發熱。每天廣場舞和社區合唱團活動,都有“候鳥”發揮骨幹作用,帶領當地居民和“候鳥”一起開展豐富多彩的文化活動。還有一些“候鳥”常态化在社區幼兒園給小朋友開設書畫課,每年“3·5學雷鋒日”,“候鳥”志願服務也成為社區一塊亮麗招牌,小到義務理發,大到法律醫療咨詢。一些原來“遷徙”來了就“蟄伏”“冬眠”起來的“候鳥”,也開始找到支部和社區,希望能參與活動,為社區發光發熱。

“候鳥”黨支部在團結凝聚“候鳥”給社區帶來“溫度”的同時,也成為社區和諧促進者。金雞嶺路社區黨支部副書記莫桂英談起,此前有一位“候鳥”老人睡眠質量不好,來到三亞希望有一個安靜的生活環境,但因為金雞嶺路社區過去是城鄉結合部,當地居民有養雞的習慣,公雞早上打鳴會吵到這位老人,老人也常到居委會投訴,與當地居民有了矛盾。“候鳥”黨支部成立後,“候鳥”黨員們主動承擔起調解工作,多次上門給這位老人做工作,邀請曾當過醫生的“候鳥”老人給她看病調理。睡眠質量好了,心氣兒也順了,後來黨員們還邀請她一起參加适宜的社區文體活動,與當地居民的關系也融洽了。

金雞嶺路社區“候鳥”黨支部是三亞黨建引領“候鳥”參與城市基層社會治理的一個縮影——在三亞創文鞏衛、河道巡查等城市治理一線,能見到越來越多的“候鳥”身影,“候鳥”尋訪團、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已成為三亞凝聚各方優化城鄉環境、參與城市微治理的重要力量和常态機制。


堅持黨管人才,建立更加開放包容靈活的體制機制,讓各類“候鳥”人才成為海南深化改革開放的戰略性資源

三亞因穿城而過的三亞河形似“丫”、古稱“三丫”得名。如今三亞河蜿蜒流淌,河邊紅樹林與河流一道,在歲月流淌中,成為這座城市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美麗、甯靜、自然。然而,當一名“候鳥”老人來到這裡時,卻和三亞河邊的紅樹林“較上了勁”,她說,“紅樹林是‘海洋衛士’,具有固岸防洪作用,但要經常疏浚,樹根容易造成淤泥積壓,給洩洪造成壓力。”這些年裡,這位80多歲的老人還為了保護珊瑚跑到現場去“罵人”,為了讓海鷗回到三亞灣、人工繁育海鷗、恢複海鷗栖息地奔走。

她叫羅九如,原是國家海洋局研究員,2002年來到三亞成為一隻“候鳥”,同海洋生态“折騰”了一輩子的羅老,曾經也經曆了心梗、心髒一度停跳的危急關頭……老伴兒走後,她帶着一身病來到三亞,優良的生态環境增強了她身體的自愈力,逐漸恢複了健康,心髒也不用再做搭橋手術。這份“救命之恩”讓羅老選擇了三亞,定居了下來。羅老回憶道,“2007年我身體漸好,便開始參加一些環保和關工委的工作,到學校裡給孩子們講愛國主義、講國家海洋戰略,引導孩子們愛生活,愛海洋。2015年,我和一位清華教授一起給區委寫了一封信,對城市建設等方方面面提了好多意見建議,最小的還有垃圾箱太髒了。很意外,區委區政府領導和有關職能部門負責人拿着信到我家裡,一條條分解任務,沒過幾天全區垃圾箱就幹淨了。後來區裡召開黨代會,又邀請我們去列席,2017年,區裡又先後成立了人才工作站,3月成立候鳥黨支部,6月成立人才服務中心,讓我們很感動,很有歸屬感,我們就想發揮我們這代人的奉獻精神,發動全市‘候鳥’給三亞再多做一些事情。”

與羅老一樣,來自蘇州學院的陳洪芝教授,則是同三亞的城市規劃“較上了勁”。2008年他提出的《長途汽車站應遷出解放路》,被刊登在《三亞日報》重要版面,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現在我一年可以寫一兩篇文章,主要是圍繞城市規劃和交通問題。”“規劃科學,是最大的節約;規劃失誤,是最大的浪費。要疏解交通壓力,要有更省時、更省錢的辦法”“三分建設,七分管理。城市管理是門藝術”等,都是陳教授在建言獻策中的精到之語。近些年,陳教授針對三亞人口控制提出了一些新的意見,“過去對三亞2020年中心城區常住人口控制在50萬人以内,但現在實際上已經超了,所以城市規劃一定要超前調整,避免出現北京等大城市的‘城市病’。”

“回歸到真誠與正直”,是陳教授建言獻策的核心。羅老也說,“其實我們這些老教授骨子裡挺傲氣,如果當地幹部不作為,我們也不會搭理他們。但是,這裡給我們‘候鳥’人才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服務環境,對我們建言獻策很重視,對年紀大的‘候鳥’人才的關愛也做得很細緻。”作為三亞城市共建者,“早些年我們參加了老教授協會等組織,但随着我們對三亞各方面的融入,以及三亞對我們的重視,我們覺得要更好地發揮作用,把對這座城市的感恩轉化為貢獻,首先還是要發揮好黨組織和黨員作用。”

2017年,天涯區委組織部在“候鳥”人才工作站基礎上,成立了“候鳥”黨支部,專門開辟了支部工作室,安排專人為“候鳥”人才參政議政提供服務。同時,創新“候鳥”黨支部組織設置,實行黨小組和“候鳥”人才環保組、農林組、醫療組、藝術組同構,集聚了一批各領域的“候鳥”專家人才,他們還發揮以才引才作用,對接引進了一批國内高水平醫院和農林海洋生态研究團隊,推動了三亞醫療衛生、地質旅遊、人文藝術教育等事業發展。同時,在黨建引領“候鳥”人才發揮作用方面,由市、區黨政負責人牽頭,以黨委組織部門為樞紐,建立了一套“候鳥”人才參政議政聯動機制。天涯區以“候鳥”黨支部為中心,組建了區領導、職能部門以及“候鳥”人才等參與的微信群,小到“候鳥”在參與城市鞏衛随手拍的窨井蓋損壞,大到對打造世界級三亞灣、完善城市規劃建設方面的意見建議,都能第一時間送達市、區主要領導,第一時間得到解決或督辦。

當前,“候鳥”人才論壇、“候鳥”人才專場招聘會等已成為三亞人才工作的品牌項目。2017129日,天涯區舉辦首屆“候鳥”論壇,圍繞三亞灣共享共治主題,天涯區“候鳥”黨支部的“候鳥”人才和區各職能部門主要負責人參加。論壇上,有“候鳥”人才拿出廈門、青島、香港等濱海景觀布局,以及意大利那不勒斯、日本函館夜景等景觀設計,為天涯區打造世界級“三亞灣”建言獻策。

在海南這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黨建引領下的“候鳥”人才參政議政,讓三亞看到了國内看到了世界,看到了世界一流的水準和經驗。以黨建引領、凝聚和服務“候鳥”人才,既離不開海南生态環境的巨大吸引力,更重要的是海納百川、開放包容的對人才的尊重,體現了黨管人才的海南特色,為推進外來人才與海南改革發展各項事業的深度參與和融合,提供了一些有益探索與經驗。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強調的——

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是國家的重大戰略,必須舉全國之力、聚四方之才。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初期就有“十萬人才過海峽”的壯舉。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最好的環境是良好體制機制。海南要堅持五湖四海廣攬人才,在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上有突破,實行更加積極、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創新人才培養支持機制,構建更加開放的引才機制,全面提升人才服務水平,讓各類人才在海南各盡其用、各展其才。


構建黨建同心圓,引領凝聚“候鳥”念好“海南經”,努力讓海南成為更多海内外“候鳥”投資興業、安居樂業、分享中國改革發展機遇和成果的沃土

海南作為一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探索出了一條以黨建為引領,讓“候鳥”念好“海南經”的路子。“候鳥”文化的多元性既給海南提供了融合各方人才各種文化的基礎,也推陳出新形成了讓各方人才各盡其才、參與改革發展、分享發展成果的體制機制。在這過程中,三亞從黨建引領“候鳥”融入城市基層社會生活、參與城市微治理,互相分享三亞自身以及“候鳥”的“溫度”,到以黨建凝聚、服務、關愛和使用“候鳥”人才,讓來自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候鳥”人才為三亞發展獻計獻策,充分體現了黨組織的制度優勢和組織優勢,體現了基層黨組織宣傳黨的主張、貫徹黨的決定、領導基層治理、團結動員群衆、推動改革發展的戰鬥堡壘作用。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無論改什麼、改到哪一步,都要堅持黨的領導,确保黨把方向、謀大局、定政策,确保黨始終總攬全局、協調各方。”這不僅是海南過去30年改革發展事業取得成就的關鍵和根本,更是今後海南建成全面深化改革開放試驗區、國家生态文明試驗區、國際旅遊消費中心、國家重大戰略服務保障區,争創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動範例,成為展示中國風範、中國氣派、中國形象靓麗名片最鮮明的标簽。

創新體制機制的實踐是改革精神的外在表現。三亞從實際出發,探索形成的“候鳥”黨建體制機制,深層次是以改革創新精神抓好黨建的有益探索,是黨建引領人才工作體制機制的創新實踐。在黨中央決定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之際,總結三亞“候鳥”黨建經驗的精神内核,就是要牢固樹立“四個自信”,就是要堅定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緻,切實增強黨建對海南改革創新發展的統領作用,切實增強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力,創新體制機制,引領和凝聚各方力量,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為來自内地乃至世界各地的“候鳥”安居樂業提供更加優質的政治社會生态,為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提供更加堅強有力的政治引領、組織保證、人力資源支撐,不斷體現中國共産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



來源:組織人事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